當前位置:主頁 > 博物精選 > BBC精選 > 內容正文

雙職工家庭躲不過的難題:誰的工作優先?

時間: 2017-12-06 20:26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喬治·克魯尼(George Clooney)無疑是好萊塢最成功的演員之一。但直到他跟艾瑪·阿拉慕丁(Amal Alamuddin)結婚后,才突然與自己的另外一半共同拼湊起了另外一重身份——也就是所謂的"雙職工夫妻"。阿拉慕丁是一名律師,她擅長國際法和人權官司,曾經擔任過維基解密創始人朱利安·阿桑奇(Julian Assange)等著名客戶的代理人。

勞燕分飛 兩地分居伴侶如何跳探戈?

40歲后要孩子?先想想這些問題

你能擺脫過長的工作時間么?

雙職工夫妻指的是那些希望在各自領域取得成功,同時又能支持彼此雄心壯志的兩個人,這種關系有多種體現形式。很顯然,情侶二人未必都要有自己的職業,但研究表明,如果你現在與人結為伴侶,你和你的另一半多數情況下都有帶薪工作。

例如,美國現在約有48%的已婚夫婦是"雙職工",1960年只有25%。如果是有孩子的家庭,這一比例則會增加到61%。在英國,有兩個成年人的家庭約有三分之二都有兩份收入。在丹麥和瑞典,有孩子的家庭約有70%是"雙職工"。智利的比例為40%,墨西哥為20%。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著名人權律師艾瑪·克魯尼和她的丈夫、著名演員喬治·克魯尼(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雖然夫妻二人都有各自雄心勃勃的事業確實存在一些好處,包括收入的明顯增加,但要同時經營好雙方的關系和兩份成功的職業卻要克服巨大的挑戰,尤其是有了孩子之后。例如,皮尤研究公司2015年的一份調查顯示,42%的已婚或同居父母表示,他們跟伴侶待在一起的時間太少。

職業母親面臨的恒久困境

彈性工作制的魔咒

找工作時 你該選擇時間還是金錢?

那么,雙職工父母應當如何平衡職業需求與家庭關系呢?

明尼蘇達大學社會學家菲利斯·摩恩(Phyllis Moen)曾經在她的研究中采訪過數百對雙職工夫妻,她表示,首先應該明白一件事情:當你的配偶是一個心懷抱負的人,從事的職業要求也很高時,你也要同時為你們兩個人的職業獻身。

"我發現,整體生活質量最高的(雙職工)都沒有孩子。如果你有孩子,要么一個人有壓力,要么兩個人都有壓力。"她說,"想要緩解雙職工夫妻的壓力,需要找一份靈活性很強的工作,如果可能,工作時間也不能太長。在今天,這幾乎不可能。所以關鍵是要獻身于雙方的職業,這很難做到。"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當你的配偶是一個心懷抱負的人,從事的職業要求也很高時,你也要同時為你們兩個人的職業獻身(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能否采取一些實用的措施來模仿超級夫婦的成功呢?

使用"輪流跳背"技術

摩恩表示,獻身于雙方的職業通常意味著其中一個人必須要為另一個人作出犧牲——例如,當一方可以通過調往國外或其他城市來推進自己的職業發展時。但為了長遠目標,雙方應該輪流作出犧牲。

未來職場趨勢:職業類別越來越模糊

為何毅然辭掉高薪工作是最佳選擇?

在家工作對職業發展有哪些壞處?

"人們發現,伴侶當中一人的工作可能要獲得優先待遇。但不能總是讓同一人的工作獲得這種待遇。長遠來看,可以采用輪流跳背方式,這樣就能讓另一個人的職業獲得優先待遇。"她補充道,如果知道這只是暫時的,最終能夠輪到你,那就更容易通過犧牲自己來優先發展配偶的職業。

安德魯·阿爾福德(Andrew Alford)是一名室內設計師,也是房地產公司AJ Capital Partners的創意總監,他在那里為全國各地的一批新酒店做設計。他的配偶杰弗里·諾博格(Jeffrey Norberg)是律師事務所Neal & McDevitt的高級顧問,擅長打知識產權官司。阿爾福德表示,當他們在舊金山確立關系之初,有的時候要把雙方的關系退居二線,讓位給諾博格那份要求頗高的職業。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超級夫婦往往會考慮其他夫妻不會考慮的選擇,例如分居兩地,相互探望(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一開始,我必須接受一個現實:如果我們想要一起吃晚餐、看音樂會或者出門旅行,這些計劃都只能暫定,因為他在律師事務所工作,情況隨時都會發生變化,杰弗里可能會工作到晚上10點。"

但阿爾福德并未充滿怨恨,他表示,諾博格的職業提供的財務安全感,讓他可以追求自己想要的東西。"我離開了我的工作,開始做自己的事情,我有足夠的自由來追求和發展自己的職業。如果我們沒有在一起,我可能沒法這么奢侈地做事情。"他說,"我的目標是讓自己取得足夠的成功,以便稍微平衡一下。"

幾年后,當阿爾福德得到了AJ Capital Partners的職位后,諾博格毫不猶豫地辭掉了自己的工作,搬到了芝加哥。

Image copyright Andrew Alford and Jeffrey Norberg
Image caption 安德魯·阿爾福德和杰弗里·諾博格以及他們的女兒(圖片來源:Andrew Alford and Jeffrey Norberg) 為彼此擠出時間

"關鍵要擠出時間,為家庭做出犧牲。"羅伯塔·尼奧特(Roberta Neault)說,她是Lift Strategies公司的總裁,這家公司專門為組織和職場夫婦提供指導。

"如果因為工作而落空,必須換個時間重新安排。"她說。

有些夫妻還會專門規定時間,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和普莉希拉·陳(Priscilla Chan)便是其中之一。有報道稱,他們簽訂了一份"關系合同",要求每周都要抽出100分鐘待在一起。

其他的雙職工伴侶更看重質量,而非數量。這一點很重要,因為研究表明,雖然參與工作可以給伴侶傳遞一些積極因素,例如活力和風險,但同時也會給他們帶來疲憊和冷漠的負面情緒。

尤努恩·利茲卡諾(Yunuen Lizcano)和帕特里克·雷亞(Patrick Rea)都是哈佛商學院MBA二年級的學生。他們之前都曾從事過咨詢業。

利茲卡諾表示,由于學業中摻雜了許多社交活動,所以可能很難找到獨處的時間。"但應該嘗試一些小約會,還要定一些規矩,例如暫時不談論任何有壓力的事情。"

相關推薦
延伸閱讀欄目
免费A片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