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頁 > 博物精選 > BBC精選 > 內容正文

澳大利亞海島的意外大發現

時間: 2017-12-06 00:58

Image copyright Fleur Bainger 意外發現海島

400多年前,荷蘭航海家憑借不屈不撓的性格,意外發現了澳大利亞西部的偏遠小島。

1616年,德克·哈托格(Dirk Hartog)啟航前往荷屬東印度群島,即今印度尼西亞。因當時錯誤地掉轉船向,不得不在如今叫作海龜灣(Turtle Bay)的天然海港登陸,海港對岸的海灘年產蠵龜3000只。哈托格于是上岸勘察"未知南方大陸",希臘語為Terra Australis Incognita,為世界地圖的重新繪制做出了貢獻。直到150多年以后,詹姆斯·庫克(James Cook)船長發現澳大利亞東海岸,并宣布這片土地屬于英國。

烏魯魯附近隱藏著澳大利亞的一個大秘密

移民澳大利亞的不盡人意之處

為何一些澳洲人或無法擁有屬于自己的家?

Image copyright Fleur Bainger
意外定居海島

如今,沃德爾家庭(Wardles)是德克哈托格島上的常住居民,他們足智多謀,經營著唯一的駁船,為游客提供往返這一偏遠崎嶇小島的接送服務。基蘭·沃德爾(Kieran)和托里·沃德爾(Tory Wardle)(如圖,與父母的合影)一開始并未計劃在遼闊的澳大利亞西海岸線的這片荒涼之地生活。1993年,基蘭(Kieran)來到祖父的養羊場,以備祖父生病時的不時之需。后來,托里從墨爾本來到這里,在莊園里當廚師。最后,她并沒有回來完成廚師學徒生涯:兩個年輕人墜入愛河,利用駁船運回石灰巖建造了屬于自己的家園,生養三個子女。

在澳大利亞西部最大的島嶼上,這里的一切都來之不易。雖然每周都有新鮮蔬菜水果,捕魚場所距離廚房僅僅幾步之遙,但是必須利用太陽能板發電,利用風車從7公里外的鉆井抽水,利用駁船供應肉類食品每月只有一次。

澳大利亞人為何如此悠閑放松?

我們探險的動力是什么?

歐泊石寶藏——如果你受得了酷熱的考驗

Image copyright Fleur Bainger

"與世隔絕"新解

基蘭和托里已經把原來剪羊毛的工人所住的宿舍改建為一個六室的生態小屋。小屋面朝浩瀚無際的大海,隨處可見鯨魚、儒艮以及稀有海龜暢游其中。如今,他們已經擁有一艘非常結實的新駁船。以前,哈托格探險號(The Hartog Explorer)用來載運四輪驅動車輛和拖車從澳大利亞的最西端陡坡(Steep Point)抵達德克·哈托格島(Dirk Hartog Island)。大部分探險都是通過自駕完成,任何選擇不住生態小屋的人員都必須自帶野營設備、飲用水、食物以及燃料。從澳大利亞西部首府珀斯(Perth)到陡坡大約需要14個小時的車程,但沃德爾接待的游客中有80%都是來過的常客。

"有些人問我在這里是否與世隔絕,"托里說道,"我認為在珀斯更加與世隔絕:每天有20位客人圍著我們轉。"

Image copyright Fleur Bainger
粉紅湖泊的神奇之處

哈托格并不是唯一一個在這一海港停泊的海員。荷蘭人威廉·德·弗拉明(Willem de Vlamingh)用自己的金屬牌替換了哈托格留下的刻字的白镴牌,為這兩次探險提供了證明。英國探險家威廉·丹皮爾(William Dampier)的植物收藏中有澳大利亞的植物,現在倫敦皇家學會圖片庫保存,這表明他也曾到達這片土地。1772年,法國人路易斯弗朗索瓦·瑪麗·阿萊諾·德·圣·阿洛伊恩(Louis Franois Marie Aleno de Saint Aloüarn)也牽涉其中,宣稱澳大利亞所處的這片土地歸法國所有。1818年,另一法國人路易·德·弗雷西內(Louis de Freycinet)帶隊前往世界各地進行科學考察,同行人員曾在這里停留購買弗拉明的盤子。

島上的粉紅色湖泊蔚為壯觀,取名"玫瑰湖"(Rose Lakes)的原因有二,一是因為湖泊的顏色是粉紅色,二是因為弗雷西內的妻子名叫羅斯(Rose)。由于無法忍受分離之苦,23歲的妻子一直女扮男裝,直到二人抵達直布羅陀港,平安踏上世界之旅。

Image copyright Fleur Bainger
"重回1616年"項目

德克哈托格島上的生活與荷蘭探險家400年前抵達時的情形截然不同。曾經在島上發現的13種哺乳動物和有袋類動物中,只有3種存活至今。草原袋鼠、脊尾袋鼬、沙鼠等其余物種都只剩下化石。

但這一現狀即將發生改變。大規模生態恢復項目"重回1616年"(Return to 1616)已經引進了成千上萬只動物,例如通過遷出掠食性貓類以及島嶼植被的破壞者與踐踏者綿羊和山羊,改善島嶼的生存環境。自2017年8月,該島正演變為搭載珍稀瀕危動物的方舟,同時,重新引進本土物種。該項目體現了澳大利亞在野生動植物恢復方面的雄心與努力,對島嶼所在地區鯊魚灣列入世界遺產名錄具有里程碑意義。

Image copyright Linda Reinhold/Parks and Wildlife
時光倒流

很快,紋兔袋鼠(如圖)、條紋袋貍、鯊魚灣老鼠和加氏袋鼬等體型較小、毛茸茸的動物會重新在低矮的灌木叢中蹦蹦跳跳。毛尾袋鼠看似一種小袋鼠,寬足袋鼠是一種酷似負鼠的肉食性有袋類動物,體型如同人類手掌大小,這些動物都可以看到。一些在澳大利亞內陸已經滅絕的物種已經從兩個無人居住的附近島嶼遷移至此。

等到那時,像島上的植被已經開始改善一樣,這些動物有望大量繁殖。自從開始遷移農場動物和消滅野生物種,這些棲息地已經有明顯跡象表明德克哈托格島正在逐漸還原到最初原始荒野的狀態。

Image copyright Fleur Bainger
挑戰與價值并存的工作

"能夠參與該島恢復項目,消滅野生物種并重新引進是我(20年)職業生涯又一巔峰時刻,"西澳州公園與野生動物服務部項目運營官謝恩·赫瑞特(Shane Heriot)說道,"這也是我從事的最具挑戰性的工作之一。"

赫瑞特負責承擔山羊與貓遷出島嶼的協調工作。這一任務十分艱巨,涉及信息素引誘、老鼠聲音效應、無線電跟蹤項圈和自動紅外相機。高達1.8米的防貓柵欄建于2014年,在島嶼東西懸崖之間綿延13公里,基本將這一陸地一分為二。2017年初已成功消滅野生物種。

Image copyright Fleur Bainger
農業轉型

如今,島上已經沒有綿羊。在20世紀20年代的人口高峰時期,有26,000只綿羊在這片土地上漫步。隨著時間的推移,綿羊數量減少。截止2007年,為兩年后籌建國家公園,大部分剩余的綿羊也被驅逐出島。如今,空曠的草場只剩下干涸的水槽,曾經剪羊毛的棚子已另作他用,這些都是近代歷史發展的鮮明標志。

對基蘭和托里來說,這意味著從農業到生態旅游的轉型。

相關推薦
延伸閱讀欄目
免费A片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