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頁 > 政黨范文 > 觀后感 > 內容正文

卓別林電影摩登時代觀后感

時間: 2017-12-13 10:14

  摩登時代是查理·卓別林導演并主演的一部經典喜劇電影。卓別林電影摩登時代觀后感,我們來看看下文。

  【篇一:卓別林電影摩登時代觀后感】

  很顯然,影片首先便模糊掉故事發生的年代,你無法從任何一個人物身上找到確定故事所處的具體年代,背景、服裝、道具、言談、行為……拎著魔術箱的徐崢和自稱是他女兒的張子楓行走街頭,像沒有槍與盆栽的《這個殺手不太冷》,充滿溫情與憂傷的步調,又像大師與信徒,充滿戲謔與偏執的分歧感,所有時間線索也全是被掩藏的,太多的似曾相識又模棱兩可的場景,讓年代的跨度至少超過三十年以上,但又都與現實無比接近——這么多年,我們始終都沒辦法逃離和改動的現實。

  也因這現實,影片的視角都集中到了人和人,人和社會的緊張關聯上來,所以故事的情緒是焦躁的:一個以行騙為生的魔術師出場便遭騙,不但到手的錢沒了,就連已然撲倒在床的姑娘也飄然走了,而被合約纏身的他不但要在限期內完成一個不可能的魔術,更需求擺脫這個自稱是他女兒的孩子的糾纏——盡管描寫的分歧是人與人之間的利益沖突,但無疑每個角色的初衷,全是焦躁的在生活中尋找到屬于本人的幸福。

  所以,當人物的不幸變成喜劇的底色,以悲劇視角所觀察的角色和年代,便也荒誕的摩登起來了。

  但以“大師”的身份出場的徐崢,還是努力把故事往傳奇色彩里帶,這些年來,徐崢對喜劇的演繹越來越得心應手,優秀表現不光在于對人物的詮釋,也在于對故事的內容及展現,在《摩登年代》中,他把曾經得心應手的瘋癲賣弄收斂再收斂,讓溫情做主,甚至把引導故事的主動權讓給孩子,任憑她像個甩不掉的小尾巴一樣,可以盡情的撒嬌耍賴,也任由舞臺的燈光,為她而亮了起來。

  影片還把主動權分了一些給明知徐崢是個騙子還甘心花光積蓄的“藝術總監”,像王宣予這樣的女人,確實應該是男人所夢寐以求的:她可以是遇難時的救命稻草,或聲色犬馬時的欲望所求,或暗箱交易中的一顆棋子一個砝碼。這是這個時代所特有的現象,即在銀幕之內,也在銀幕之外。大時代里很多女人的命運正是如此,可以屬于任何人,但卻永恒不能屬于本人。

  當然,男人的世上其實也是不完整的,徐崢在行騙過程中認識的這兩個大小女人,恰恰幫他完整了本人的世上,但要想擺脫現實的困境,顯然還需求他本人的能力。這才是整個故事的核心,每個人有缺陷,但當每個人以本人的破碎為所有,走在一同的時候,終能夠抱團取暖,而這些蠅營狗茍騎虎難下威逼利誘的過場戲,則拼湊出了時代的面貌,人于其中,順流而下或逆流而上。

  徐崢被鎖在水箱里的時候,現實生活顯然也走向了崩潰邊緣,但影片照舊鼓勵人們要滿懷希望地去生活。是而,影片結尾之處,徐崢以不可言說的“魔法”逆轉處境,從此欣慰的過上了想象中的新生活——這是一個一廂情愿的奇跡?還是一種無法言喻的諷刺?

  或者,就連這個摩登年代全是一場幻覺。

  【篇二:卓別林電影摩登時代觀后感】

  資本主義的奴隸,幽默背后的悲哀——《摩登時我要點評乍一看“摩登時代”,在我的腦海中首先冒出來的就是英語單詞“ModernTime”,而在我們現在人的眼中,“摩登”似乎就是“時尚”、“現代”、“潮流”的代名詞。它與舒適、奢侈、高貴的生活狀態相聯系,但是在1936年拍攝完成的《摩登時代》中,此“摩登”又非彼“摩登”。在看完這部黑白電影后,我感覺主人公夏爾洛所生活的摩登時代,無非就是在經歷了兩次工業革命后,資本主義工商業快速發展后給資本家帶來的享樂社會,從某種意義上說,這種生產力的進步讓資本家成為了最大受益者,而廣大的下層勞動人民卻由地主的奴隸變成了機器的奴隸。

  1929年——1933年資本主義世界發生了經濟大危機,在大危機的動蕩下,資本主義體制也逐漸發生轉變,由從前的自由競爭階段過渡到壟斷階段。美國作為此次大危機的源頭,經濟大蕭條、銀行工廠倒閉、失業率激增、社會動蕩等讓美國陷入夢魘。在美國,一方面人們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失業流浪人員多達60多萬,無數家庭流離失所、忍饑挨餓;而另一方面,壟斷資產階級為了保持壟斷價格卻把幾百萬頭豬、幾十萬噸的牛奶、幾百萬畝棉花肆意糟蹋。這種病態的唯利主義心理充分暴露出了資本主義生產的本質。

  正是在這個背景下,喜劇大師卓別林創作了這部經典的無聲電影。影片中的主人公夏爾洛就是在資本主義壓迫下和在經濟危機摧殘下的廣大無產階級的縮影。馬克思說過:“羅馬的奴隸是由鎖鏈,雇傭工人則是由看不見的線系在自己的所有者手里。”夏爾洛為了生存,機械地在繁忙的流水線上做著扭螺絲冒的工作,而且他的行為一直被雇傭者監視著,甚至在洗手間里都設有大屏幕監視器,可以說工人們沒有一點私人空間。馬克思還說道:“它(資本主義)靠縮短工人的壽命,在一定期限內延長工人的生產時間。”夏爾洛在影片中就成為了一個活生生的試驗品,為了減少工人吃飯時間,讓工人在吃飯時也能工作,資本家發明了“畢羅自動喂食機”,但是機器的崩潰無疑是對這種剝削行為的諷刺。我想,有一句話可以表達資產階級對工人們的這種“炸血”式的剝削——“總而言之,它用公開的、無恥的、直接的、露骨的剝削代替了由宗教幻想和政治幻想掩蓋著的剝削”,這是馬克思、恩格斯在《共產黨宣言》中對資本主義的批判。

  當我看到夏爾洛被機械式的忙碌工作逼瘋時那些滑稽的動作時,我真的笑不出來,我在心里默默祈禱,希望他能你開這個“吃人”的工廠。后來,他真的因為精神失常而進精神病院修養了一段時間,而當他穿著西裝革履,帶著小禮帽走出病院的時候,我感覺到此時此刻作為一個工人的最基本的人格尊嚴才得到了保障。后來他被誤捕入獄,那段時間可以說是他最開心的時光,不愁吃、不愁穿,也沒有機械勞作的壓迫,更沒有資本家的指責和監控,沒想到在那個時候,“監獄”卻是工人們最好、最舒服的棲身之地,這是多么諷刺的一件事啊!

  令人欣喜的是,夏爾洛得到了流**的青睞,兩人在顛沛流離、混亂窘迫、逃避追捕的環境下相依為命。愛情總是能給人們與溫暖,雖然無情的資本家一直在用金錢和利益冷凍著人們的心靈,但是人們心中那永不熄滅的星火卻永遠溫暖著每一個人。影片最后,這對情侶攜手并肩,一起用永不言棄的信念和對美好生活的渴望支撐著彼此,坦然邁向前方。雖然我們不知道前方有什么在等著他們,但是我們可以想象,如果資本主義的本質不變,那么無產階級將永遠生活在資本家的奴役之下,那么又何來幸福、快樂可言?

相關推薦
延伸閱讀欄目
免费A片在线观看